• 一枚“金牌” 重千斤_老年周刊_唐山环渤海新闻网 2018-03-28
  • 定襄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表彰首届“定襄名师”的决定 2018-03-28
  • 足协连开3罚单严肃中乙纪律 主客队及赛区皆遭罚 2018-03-28
  • 雷绍业深入芷江新晃调研脱贫攻坚工作:切实提高脱贫攻坚实效 2018-03-28
  • 岗位学雷锋 全国工会职工志愿服务在行动-热点专题-中工网 2018-03-28
  • “朱诺”拍摄木星南极地区图像 色彩神秘绚丽 2018-03-28
  • 海军陆战队千里挺进跨区组织实战化训练 2018-03-28
  • 南江法院巡回审理助推脱贫攻坚 2018-03-28
  • 吕梁扶贫再贷款使用量居全省首位 2018-03-28
  • 宁远表彰24户“最美家庭” 2018-03-28
  • 小升初语文考试出题频率最高的文学常识 2018-03-28
  • 著名歌唱家李双江在建省30周年前夕再访五指山 2018-03-28
  • 走近非遗古琴制作艺人(1) 2018-03-28
  • 借脑江苏经验 聚力脱贫攻坚 2018-03-28
  • 格尔木首次开通华东地区航线航班 2018-03-28
  • 征集歌词

    类别:武侠小说   作者:池边人   书名:九鼎神皇_九鼎神皇无弹窗_九鼎神皇最新章节

    腾讯分分彩怎么玩 www.woaijirao.com     征集歌词

        下一卷会着重写楚军征战,有擅长写歌词的童鞋木?征集一首楚军使用的战歌,要浩荡热血,够high的,最好看了能热血沸腾的那种!欢迎各位踊跃参与,有兴趣的可以在本章评论留言?!救淖衷亩羨ww.www.woaijirao.com】弱弱地说一句,一但采用了有奖励,咱不是土豪,就奖励五千纵横币吧!第1章跋涉

        篝火渐渐弱了下去,一根即将燃尽的枯枝发出清脆的轻爆,楚峻一下子惊醒,下意识地捏紧手中的军刺,警惕地倾听了一会才舒了口气,往火堆里添了几根干柴,篝火再次旺了起来。

        四周的荒山黑越越的,各种怪异的兽吼此起彼伏,处处透着诡异凶险,仿佛回到了侏罗纪,就连空气都充斥着一股洪荒的野蛮气息。

        楚峻已经在这片浩瀚无边的原始森林中跋涉了七天,即使是战斗力最强悍的雪豹特战队员也颇感吃不消。三个弹匣的子弹全部打光,那支沙鹰已经被为了节省体力的楚峻丢弃了,目前唯一的凭恃就是手中这把三棱军刺。

        楚峻从怀中掏出一只青色的果子咬了一口,苦涩的汁液顺着干涸的喉咙渗了下去??芳柑煊星乖谑?,楚峻还可以猎杀一些野兽充饥,后来子弹打光了,只好摘些野果填肚子,刚凭一把军刺,他可不敢主动招惹那些能喷火喷冰的怪兽。

        该死的周疯子!楚峻把果子想象成周疯子的大鼻子狠咬了一口。

        七天前,楚峻接到部队的通知,命令他配合一群科学家做一个实验。于是,楚峻稀里糊涂地到了一个神秘的地下实验室,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长长的巨型管道,还有自称周专家的家伙。楚峻忘不了周疯子眼神中的疯狂,那是他恶梦的开始。穿着白大褂口罩的工作人员在楚峻的身上打了一针,然后将他推进了一个棺材般的金属箱子中。一阵夺目的白光和剧烈的撕痛让楚峻晕了过去,等他再次醒来便发觉自己到了这片古怪的原始森林。

        突然,此起彼伏的兽吼都隐伏了,莽莽荒山出奇的沉寂下去。楚峻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事出反常必有妖,能够让群兽噤声的东西绝对是更可怕的存在。

        远处一道光芒冲天而起,在漆黑的夜空之中特别的明显,光芒幻化成一条长长的物体,似蛇如龙。楚峻心里咯噔了一下,暗惊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正在此时,一颗流星从苍穹之上急坠而下,拖着长长的尾巴直奔龙形光芒而去。流星掠过龙形光芒的上空,后者随之消失了,流星却是斜斜的朝着楚峻所在的方向疾奔而来。楚峻暗叫不妙,抬脚将篝火扫灭,不过显然为时已晚,流星长了眼睛般直奔山谷坠去。

        一团柔和的白光在眼前迅速地放大,楚峻只觉眉心一凉,接着大脑剧痛,闷哼一声便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约莫小半个时辰,两道剑光从远处的天际向着这边飞驰而来,莹莹的光芒映照之下,竟然是两名脚踏长剑的人。两人衣衫猎猎,风驰电掣地掠过山谷的上空,向着龙第1章跋涉

        篝火渐渐弱了下去,一根即将燃尽的枯枝发出清脆的轻爆,楚峻一下子惊醒,下意识地捏紧手中的军刺,警惕地倾听了一会才舒了口气,往火堆里添了几根干柴,篝火再次旺了起来。

        四周的荒山黑越越的,各种怪异的兽吼此起彼伏,处处透着诡异凶险,仿佛回到了侏罗纪,就连空气都充斥着一股洪荒的野蛮气息。

        楚峻已经在这片浩瀚无边的原始森林中跋涉了七天,即使是战斗力最强悍的雪豹特战队员也颇感吃不消。三个弹匣的子弹全部打光,那支沙鹰已经被为了节省体力的楚峻丢弃了,目前唯一的凭恃就是手中这把三棱军刺。

        楚峻从怀中掏出一只青色的果子咬了一口,苦涩的汁液顺着干涸的喉咙渗了下去??芳柑煊星乖谑?,楚峻还可以猎杀一些野兽充饥,后来子弹打光了,只好摘些野果填肚子,刚凭一把军刺,他可不敢主动招惹那些能喷火喷冰的怪兽。

        该死的周疯子!楚峻把果子想象成周疯子的大鼻子狠咬了一口。

        七天前,楚峻接到部队的通知,命令他配合一群科学家做一个实验。于是,楚峻稀里糊涂地到了一个神秘的地下实验室,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长长的巨型管道,还有自称周专家的家伙。楚峻忘不了周疯子眼神中的疯狂,那是他恶梦的开始。穿着白大褂口罩的工作人员在楚峻的身上打了一针,然后将他推进了一个棺材般的金属箱子中。一阵夺目的白光和剧烈的撕痛让楚峻晕了过去,等他再次醒来便发觉自己到了这片古怪的原始森林。

        突然,此起彼伏的兽吼都隐伏了,莽莽荒山出奇的沉寂下去。楚峻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事出反常必有妖,能够让群兽噤声的东西绝对是更可怕的存在。

        远处一道光芒冲天而起,在漆黑的夜空之中特别的明显,光芒幻化成一条长长的物体,似蛇如龙。楚峻心里咯噔了一下,暗惊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正在此时,一颗流星从苍穹之上急坠而下,拖着长长的尾巴直奔龙形光芒而去。流星掠过龙形光芒的上空,后者随之消失了,流星却是斜斜的朝着楚峻所在的方向疾奔而来。楚峻暗叫不妙,抬脚将篝火扫灭,不过显然为时已晚,流星长了眼睛般直奔山谷坠去。

        一团柔和的白光在眼前迅速地放大,楚峻只觉眉心一凉,接着大脑剧痛,闷哼一声便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约莫小半个时辰,两道剑光从远处的天际向着这边飞驰而来,莹莹的光芒映照之下,竟然是两名脚踏长剑的人。两人衣衫猎猎,风驰电掣地掠过山谷的上空,向着龙第1章跋涉

        篝火渐渐弱了下去,一根即将燃尽的枯枝发出清脆的轻爆,楚峻一下子惊醒,下意识地捏紧手中的军刺,警惕地倾听了一会才舒了口气,往火堆里添了几根干柴,篝火再次旺了起来。

        四周的荒山黑越越的,各种怪异的兽吼此起彼伏,处处透着诡异凶险,仿佛回到了侏罗纪,就连空气都充斥着一股洪荒的野蛮气息。

        楚峻已经在这片浩瀚无边的原始森林中跋涉了七天,即使是战斗力最强悍的雪豹特战队员也颇感吃不消。三个弹匣的子弹全部打光,那支沙鹰已经被为了节省体力的楚峻丢弃了,目前唯一的凭恃就是手中这把三棱军刺。

        楚峻从怀中掏出一只青色的果子咬了一口,苦涩的汁液顺着干涸的喉咙渗了下去??芳柑煊星乖谑?,楚峻还可以猎杀一些野兽充饥,后来子弹打光了,只好摘些野果填肚子,刚凭一把军刺,他可不敢主动招惹那些能喷火喷冰的怪兽。

        该死的周疯子!楚峻把果子想象成周疯子的大鼻子狠咬了一口。

        七天前,楚峻接到部队的通知,命令他配合一群科学家做一个实验。于是,楚峻稀里糊涂地到了一个神秘的地下实验室,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长长的巨型管道,还有自称周专家的家伙。楚峻忘不了周疯子眼神中的疯狂,那是他恶梦的开始。穿着白大褂口罩的工作人员在楚峻的身上打了一针,然后将他推进了一个棺材般的金属箱子中。一阵夺目的白光和剧烈的撕痛让楚峻晕了过去,等他再次醒来便发觉自己到了这片古怪的原始森林。

        突然,此起彼伏的兽吼都隐伏了,莽莽荒山出奇的沉寂下去。楚峻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事出反常必有妖,能够让群兽噤声的东西绝对是更可怕的存在。

        远处一道光芒冲天而起,在漆黑的夜空之中特别的明显,光芒幻化成一条长长的物体,似蛇如龙。楚峻心里咯噔了一下,暗惊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正在此时,一颗流星从苍穹之上急坠而下,拖着长长的尾巴直奔龙形光芒而去。流星掠过龙形光芒的上空,后者随之消失了,流星却是斜斜的朝着楚峻所在的方向疾奔而来。楚峻暗叫不妙,抬脚将篝火扫灭,不过显然

        为时已晚,流星长了眼睛般直奔山谷坠去。

        一团柔和的白光在眼前迅速地放大,楚峻只觉眉心一凉,接着大脑剧痛,闷哼一声便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约莫小半个时辰,两道剑光从远处的天际向着这边飞驰而来,莹莹的光芒映照之下,竟然是两名脚踏长剑的人。两人衣衫猎猎,风驰电掣地掠过山谷的上空,向着龙第1章跋涉

        篝火渐渐弱了下去,一根即将燃尽的枯枝发出清脆的轻爆,楚峻一下子惊醒,下意识地捏紧手中的军刺,警惕地倾听了一会才舒了口气,往火堆里添了几根干柴,篝火再次旺了起来。

        四周的荒山黑越越的,各种怪异的兽吼此起彼伏,处处透着诡异凶险,仿佛回到了侏罗纪,就连空气都充斥着一股洪荒的野蛮气息。

        楚峻已经在这片浩瀚无边的原始森林中跋涉了七天,即使是战斗力最强悍的雪豹特战队员也颇感吃不消。三个弹匣的子弹全部打光,那支沙鹰已经被为了节省体力的楚峻丢弃了,目前唯一的凭恃就是手中这把三棱军刺。

        楚峻从怀中掏出一只青色的果子咬了一口,苦涩的汁液顺着干涸的喉咙渗了下去??芳柑煊星乖谑?,楚峻还可以猎杀一些野兽充饥,后来子弹打光了,只好摘些野果填肚子,刚凭一把军刺,他可不敢主动招惹那些能喷火喷冰的怪兽。

        该死的周疯子!楚峻把果子想象成周疯子的大鼻子狠咬了一口。

        七天前,楚峻接到部队的通知,命令他配合一群科学家做一个实验。于是,楚峻稀里糊涂地到了一个神秘的地下实验室,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长长的巨型管道,还有自称周专家的家伙。楚峻忘不了周疯子眼神中的疯狂,那是他恶梦的开始。穿着白大褂口罩的工作人员在楚峻的身上打了一针,然后将他推进了一个棺材般的金属箱子中。一阵夺目的白光和剧烈的撕痛让楚峻晕了过去,等他再次醒来便发觉自己到了这片古怪的原始森林。

        突然,此起彼伏的兽吼都隐伏了,莽莽荒山出奇的沉寂下去。楚峻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事出反常必有妖,能够让群兽噤声的东西绝对是更可怕的存在。

        远处一道光芒冲天而起,在漆黑的夜空之中特别的明显,光芒幻化成一条长长的物体,似蛇如龙。楚峻心里咯噔了一下,暗惊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正在此时,一颗流星从苍穹之上急坠而下,拖着长长的尾巴直奔龙形光芒而去。流星掠过龙形光芒的上空,后者随之消失了,流星却是斜斜的朝着楚峻所在的方向疾奔而来。楚峻暗叫不妙,抬脚将篝火扫灭,不过显然为时已晚,流星长了眼睛般直奔山谷坠去。

        一团柔和的白光在眼前迅速地放大,楚峻只觉眉心一凉,接着大脑剧痛,闷哼一声便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约莫小半个时辰,两道剑光从远处的天际向着这边飞驰而来,莹莹的光芒映照之下,竟然是两名脚踏长剑的人。两人衣衫猎猎,风驰电掣地掠过山谷的上空,向着龙第1章跋涉

        篝火渐渐弱了下去,一根即将燃尽的枯枝发出清脆的轻爆,楚峻一下子惊醒,下意识地捏紧手中的军刺,警惕地倾听了一会才舒了口气,往火堆里添了几根干柴,篝火再次旺了起来。

        四周的荒山黑越越的,各种怪异的兽吼此起彼伏,处处透着诡异凶险,仿佛回到了侏罗纪,就连空气都充斥着一股洪荒的野蛮气息。

        楚峻已经在这片浩瀚无边的原始森林中跋涉了七天,即使是战斗力最强悍的雪豹特战队员也颇感吃不消。三个弹匣的子弹全部打光,那支沙鹰已经被为了节省体力的楚峻丢弃了,目前唯一的凭恃就是手中这把三棱军刺。

        楚峻从怀中掏出一只青色的果子咬了一口,苦涩的汁液顺着干涸的喉咙渗了下去??芳柑煊星乖谑?,楚峻还可以猎杀一些野兽充饥,后来子弹打光了,只好摘些野果填肚子,刚凭一把军刺,他可不敢主动招惹那些能喷火喷冰的怪兽。

        该死的周疯子!楚峻把果子想象成周疯子的大鼻子狠咬了一口。

        七天前,楚峻接到部队的通知,命令他配合一群科学家做一个实验。于是,楚峻稀里糊涂地到了一个神秘的地下实验室,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长长的巨型管道,还有自称周专家的家伙。楚峻忘不了周疯子眼神中的疯狂,那是他恶梦的开始。穿着白大褂口罩的工作人员在楚峻的身上打了一针,然后将他推进了一个棺材般的金属箱子中。一阵夺目的白光和剧烈的撕痛让楚峻晕了过去,等他再次醒来便发觉自己到了这片古怪的原始森林。

        突然,此起彼伏的兽吼都隐伏了,莽莽荒山出奇的沉寂下去。楚峻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事出反常必有妖,能够让群兽噤声的东西绝对是更可怕的存在。

        远处一道光芒冲天而起,在漆黑的夜空之中特别的明显,光芒幻化成一条长长的物体,似蛇如龙。楚峻心里咯噔了一下,暗惊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正在此时,一颗流星从苍穹之上急坠而下,拖着长长的尾巴直奔龙形光芒而去。流星掠过龙形光芒的上空,后者随之消失了,流星却是斜斜的朝着楚峻所在的方向疾奔而来。楚峻暗叫不妙,抬脚将篝火扫灭,不过显然为时已晚,流星长了眼睛般直奔山谷坠去。

        一团柔和的白光在眼前迅速地放大,楚峻只觉眉心一凉,接着大脑剧痛,闷哼一声便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约莫小半个时辰,两道剑光从远处的天际向着这边飞驰而来,莹莹的光芒映照之下,竟然是两名脚踏长剑的人。两人衣衫猎猎,风驰电掣地掠过山谷的上空,向着龙第1章跋涉

        篝火渐渐弱了下去,一根即将燃尽的枯枝发出清脆的轻爆,楚峻一下子惊醒,下意识地捏紧手中的军刺,警惕地倾听了一会才舒了口气,往火堆里添了几根干柴,篝火再次旺了起来。

        四周的荒山黑越越的,各种怪异的兽吼此起彼伏,处处透着诡异凶险,仿佛回到了侏罗纪,就连空气都充斥着一股洪荒的野蛮气息。

        楚峻已经在这片浩瀚无边的原始森林中跋涉了七天,即使是战斗力最强悍的雪豹特战队员也颇感吃不消。三个弹匣的子弹全部打光,那支沙鹰已经被为了节省体力的楚峻丢弃了,目前唯一的凭恃就是手中这把三棱军刺。

        楚峻从怀中掏出一只青色的果子咬了一口,苦涩的汁液顺着干涸的喉咙渗了下去??芳柑煊星乖谑?,楚峻还可以猎杀一些野兽充饥,后来子弹打光了,只好摘些野果填肚子,刚凭一把军刺,他可不敢主动招惹那些能喷火喷冰的怪兽。

        该死的周疯子!楚峻把果子想象成周疯子的大鼻子狠咬了一口。

        七天前,楚峻接到部队的通知,命令他配合一群科学家做一个实验。于是,楚峻稀里糊涂地到了一个神秘的地下实验室,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长长的巨型管道,还有自称周专家的家伙。楚峻忘不了周疯子眼神中的疯狂,那是他恶梦的开始。穿着白大褂口罩的工作人员在楚峻的身上打了一针,然后将他推进了一个棺材般的金属箱子中。一阵夺目的白光和剧烈的撕痛让楚峻晕了过去,等他再次醒来便发觉自己到了这片古怪的原始森林。

        突然,此起彼伏的兽吼都隐伏了,莽莽荒山出奇的沉寂下去。楚峻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事出反常必有妖,能够让群兽噤声的东西绝对是更可怕的存在。

        远处一道光芒冲天而起,在漆黑的夜空之中特别的明显,光芒幻化成一条长长的物体,似蛇如龙。楚峻心里咯噔了一下,暗惊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正在此时,一颗流星从苍穹之上急坠而下,拖着长长的尾巴直奔龙形光芒而去。流星掠过龙形光芒的上空,后者随之消失了,流星却是斜斜的朝着楚峻所在的方向疾奔而来。楚峻暗叫不妙,抬脚将篝火扫灭,不过显然为时已晚,流星长了眼睛般直奔山谷

        一团柔和的白光在眼前迅速地放大,楚峻只觉眉心一凉,接着大脑剧痛,闷哼一声便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约莫小半个时辰,两道剑光从远处的天际向着这边飞驰而来,莹莹的光芒映照之下,竟然是两名脚踏长剑的人。两人衣衫猎猎,风驰电掣地掠过山谷的上空,向着龙第1章跋涉

        篝火渐渐弱了下去,一根即将燃尽的枯枝发出清脆的轻爆,楚峻一下子惊醒,下意识地捏紧手中的军刺,警惕地倾听了一会才舒了口气,往火堆里添了几根干柴,篝火再次旺了起来。

        四周的荒山黑越越的,各种怪异的兽吼此起彼伏,处处透着诡异凶险,仿佛回到了侏罗纪,就连空气都充斥着一股洪荒的野蛮气息。

        楚峻已经在这片浩瀚无边的原始森林中跋涉了七天,即使是战斗力最强悍的雪豹特战队员也颇感吃不消。三个弹匣的子弹全部打光,那支沙鹰已经被为了节省体力的楚峻丢弃了,目前唯一的凭恃就是手中这把三棱军刺。

        楚峻从怀中掏出一只青色的果子咬了一口,苦涩的汁液顺着干涸的喉咙渗了下去??芳柑煊星乖谑?,楚峻还可以猎杀一些野兽充饥,后来子弹打光了,只好摘些野果填肚子,刚凭一把军刺,他可不敢主动招惹那些能喷火喷冰的怪兽。

        该死的周疯子!楚峻把果子想象成周疯子的大鼻子狠咬了一口。

        七天前,楚峻接到部队的通知,命令他配合一群科学家做一个实验。于是,楚峻稀里糊涂地到了一个神秘的地下实验室,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长长的巨型管道,还有自称周专家的家伙。楚峻忘不了周疯子眼神中的疯狂,那是他恶梦的开始。穿着白大褂口罩的工作人员在楚峻的身上打了一针,然后将他推进了一个棺材般的金属箱子中。一阵夺目的白光和剧烈的撕痛让楚峻晕了过去,等他再次醒来便发觉自己到了这片古怪的原始森林。

        突然,此起彼伏的兽吼都隐伏了,莽莽荒山出奇的沉寂下去。楚峻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事出反常必有妖,能够让群兽噤声的东西绝对是更可怕的存在。

        远处一道光芒冲天而起,在漆黑的夜空之中特别的明显,光芒幻化成一条长长的物体,似蛇如龙。楚峻心里咯噔了一下,暗惊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正在此时,一颗流星从苍穹之上急坠而下,拖着长长的尾巴直奔龙形光芒而去。流星掠过龙形光芒的上空,后者随之消失了,流星却是斜斜的朝着楚峻所在的方向疾奔而来。楚峻暗叫不妙,抬脚将篝火扫灭,不过显然为时已晚,流星长了眼睛般直奔山谷坠去。

        一团柔和的白光在眼前迅速地放大,楚峻只觉眉心一凉,接着大脑剧痛,闷哼一声便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约莫小半个时辰,两道剑光从远处的天际向着这边飞驰而来,莹莹的光芒映照之下,竟然是两名脚踏长剑的人。两人衣衫猎猎,风驰电掣地掠过山谷的上空,向着龙第1章跋涉

        篝火渐渐弱了下去,一根即将燃尽的枯枝发出清脆的轻爆,楚峻一下子惊醒,下意识地捏紧手中的军刺,警惕地倾听了一会才舒了口气,往火堆里添了几根干柴,篝火再次旺了起来。

        四周的荒山黑越越的,各种怪异的兽吼此起彼伏,处处透着诡异凶险,仿佛回到了侏罗纪,就连空气都充斥着一股洪荒的野蛮气息。

        楚峻已经在这片浩瀚无边的原始森林中跋涉了七天,即使是战斗力最强悍的雪豹特战队员也颇感吃不消。三个弹匣的子弹全部打光,那支沙鹰已经被为了节省体力的楚峻丢弃了,目前唯一的凭恃就是手中这把三棱军刺。

        楚峻从怀中掏出一只青色的果子咬了一口,苦涩的汁液顺着干涸的喉咙渗了下去??芳柑煊星乖谑?,楚峻还可以猎杀一些野兽充饥,后来子弹打光了,只好摘些野果填肚子,刚凭一把军刺,他可不敢主动招惹那些能喷火喷冰的怪兽。

        该死的周疯子!楚峻把果子想象成周疯子的大鼻子狠咬了一口。

        七天前,楚峻接到部队的通知,命令他配合一群科学家做一个实验。于是,楚峻稀里糊涂地到了一个神秘的地下实验室,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长长的巨型管道,还有自称周专家的家伙。楚峻忘不了周疯子眼神中的疯狂,那是他恶梦的开始。穿着白大褂口罩的工作人员在楚峻的身上打了一针,然后将他推进了一个棺材般的金属箱子中。一阵夺目的白光和剧烈的撕痛让楚峻晕了过去,等他再次醒来便发觉自己到了这片古怪的原始森林。

        突然,此起彼伏的兽吼都隐伏了,莽莽荒山出奇的沉寂下去。楚峻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事出反常必有妖,能够让群兽噤声的东西绝对是更可怕的存在。

        远处一道光芒冲天而起,在漆黑的夜空之中特别的明显,光芒幻化成一条长长的物体,似蛇如龙。楚峻心里咯噔了一下,暗惊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正在此时,一颗流星从苍穹之上急坠而下,拖着长长的尾巴直奔龙形光芒而去。流星掠过龙形光芒的上空,后者随之消失了,流星却是斜斜的朝着楚峻所在的方向疾奔而来。楚峻暗叫不妙,抬脚将篝火扫灭,不过显然为时已晚,流星长了眼睛般直奔山谷坠去。

        一团柔和的白光在眼前迅速地放大,楚峻只觉眉心一凉,接着大脑剧痛,闷哼一声便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约莫小半个时辰,两道剑光从远处的天际向着这边飞驰而来,莹莹的光芒映照之下,竟然是两名脚踏长剑的人。两人衣衫猎猎,风驰电掣地掠过山谷的上空,向着龙

    推荐阅读: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官仙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赘婿 神煌 代理舰长的幸福生活 仙武修行录 嫡枝难嫁 天生倒霉蛋 美女来袭 天道殊途 云的抗日 变身手机 梦游聊斋 鹰扬三国 血魂书生 九州之强者天下 武临九霄 狂蟒之灾 阴墓阳宅 神尊 三国之袁家我做主 仙途剑修 天地龙魂 异界上古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