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枚“金牌” 重千斤_老年周刊_唐山环渤海新闻网 2018-03-28
  • 定襄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表彰首届“定襄名师”的决定 2018-03-28
  • 足协连开3罚单严肃中乙纪律 主客队及赛区皆遭罚 2018-03-28
  • 雷绍业深入芷江新晃调研脱贫攻坚工作:切实提高脱贫攻坚实效 2018-03-28
  • 岗位学雷锋 全国工会职工志愿服务在行动-热点专题-中工网 2018-03-28
  • “朱诺”拍摄木星南极地区图像 色彩神秘绚丽 2018-03-28
  • 海军陆战队千里挺进跨区组织实战化训练 2018-03-28
  • 南江法院巡回审理助推脱贫攻坚 2018-03-28
  • 吕梁扶贫再贷款使用量居全省首位 2018-03-28
  • 宁远表彰24户“最美家庭” 2018-03-28
  • 小升初语文考试出题频率最高的文学常识 2018-03-28
  • 著名歌唱家李双江在建省30周年前夕再访五指山 2018-03-28
  • 走近非遗古琴制作艺人(1) 2018-03-28
  • 借脑江苏经验 聚力脱贫攻坚 2018-03-28
  • 格尔木首次开通华东地区航线航班 2018-03-28
  • 第978章 阳珠

    类别:武侠小说   作者:池边人   书名:九鼎神皇_九鼎神皇无弹窗_九鼎神皇最新章节

    腾讯分分彩怎么玩 www.woaijirao.com     血蜈蚣的邪力如无形丝网将楚峻笼罩着,并且缓缓地收紧,楚峻顿时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不禁暗暗心惊,这头血蜈蚣的实力恐怕不会比三生老祖弱?!救淖衷亩羨ww.www.woaijirao.com】

        正在措手无策之际,耳边忽然传来凛月衣的声音:“它叫赤蚯,弱点在腹下第七节,哪里防御力最弱,用凛月光?;髦心抢?,它必死无疑?!?br />
        楚峻顿时如听仙音,灵力猛然爆发,烈焰神枪霍然刺出,磅礴的力量马上/将邪力结成的无形丝网刺破,趁着这间隙发动空移珠逃出,往着地面冲下去,离地数十米高便打开小世界,本命神树冲出,立根大地,庞大的根系向着四面八方延伸。

        楚峻虽然还不能像三生老祖一样借助大地之力,但本命神树能助他分担去大量的伤害,这相当于让楚峻多了一命。

        沈小宝和宁蕴等也跟着从小世界中冲出,迅速地飞散远处掠阵。

        此时,那条血蜈蚣已经从高空扑下来,楚峻身上释放出疯狂的战意,迎着血蜈蚣杀去。血蜈蚣怪吼一声,一条短足迎着楚峻斩落,不过却是斩了个空,楚峻早已经利用空移珠瞬移到血蜈蚣的小腹第七节处,抬手就是一枪。

        血蜈蚣身体虽然庞大,不过却是相当灵活,微一扭便避开,转头向着楚峻咬来……

        二者在空中激烈大战,空间被狂暴的能量纷纷崩碎,楚峻利用空移珠游击,在血蜈蚣身上刺了数百枪,不过血蜈蚣的防御力实在太强悍了,再加上体形庞大,烈焰神枪刺在它身上就好像针扎一般。

        噗哧……楚峻一枪刺入血蜈蚣的尾部,迅速拔枪发动空移珠,谁知血蜈蚣突然暴涨数圈,同时血光大作,楚峻骇然发觉四周的空间被凝固了,空移珠竟然失去了效用。就在楚峻愣神的瞬间,一股强大的邪力便猛拍在楚峻的身上。

        卡嚓……楚峻身上的金银铠甲顿时碎裂,身体像轰弹般向着地面坠落。

        血蜈蚣显然怒极,一招得手后,还补射出两团蓝白色的光球,宁蕴和丁丁都惊呼出声。

        楚峻吃了一记重击,只觉五脏六脏都移位了一般,也是他**足够强大,要是换成别的凝神期高手,刚才那一下恐怕就肉身粉碎了。眼看着两团光球激射而至,楚峻强压住伤势横移避开,同时往身上丢了一下大普照术。

        轰轰……地面被两团光球炸得几乎翻转过来,本命神树叶落枝折,受损不轻。

        血蜈蚣见到未能杀伤楚峻,狂暴地怒吼,身体像蛇一样游动扑下来。楚峻刚才挨那一下的伤势虽重,不过大部分伤害转移到本命神树,再经大普照术治疗,瞬间便痊愈了,见到血蜈蚣杀来,马上/将圣光撕裂兽从小世界中唤出。

        圣光撕裂兽一冲出,向着血蜈蚣就是脖子一伸,一个空间撕裂漩涡扫向血蜈蚣。

        血蜈蚣见到圣光撕裂兽的刹那竟然滞了一下,下意识地蜷缩起身体,身上血红的光芒大作。

        空间撕裂漩涡笼罩着血蜈蚣肆虐了片刻便消失了,血蜈蚣身上只撕裂了部分甲壳。

        血蜈蚣探起头来,水晶般的眼睛蓝光连续闪动,似乎有点奇怪自己受的伤害竟然这么轻。

        圣光撕裂兽咆哮一声,两道圣浩白光打出,轰在血蜈蚣身上,顿时击出两个大孔,血红的汁液渗了出来,并且滋滋地冒着气泡。

        楚峻不禁大为意外,圣光撕裂兽打出的能量光束对血蜈蚣造成的伤害竟比自己全力一枪还要厉害!

        血蜈蚣痛得厉啸,尾部猛击在圣光拓裂兽的身上,后者顿时被抽得砸在地上,骨格出现了大量的裂纹。

        血蜈蚣显然已经明白了眼前这圣光撕裂兽只是徒有其表,实力不足原来的十分之一,所以厉啸着扑下去,百米长的身体将刚站起来的圣光撕裂兽缠住,张开血盆大口往其骨架上喷射血焰。

        只见圣光撕裂兽的骨架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

        楚峻心念一动,地底下钻出千千万条树根,将血蜈蚣连同圣光撕裂兽一同缠住,同时手捏剑诀,凛月神力疯狂涌出,手上形成一把银光璀璨的千丈光剑。

        血蜈蚣感到凛月光剑的圣洁气息,眼中竟是露出一丝惊惧,停止向圣光撕裂兽喷射血焰,力量爆发,缠在它身上的树根纷纷崩碎,虽然不断有新的树根补充,但依旧比不上断裂的速度。

        宁蕴等人见状也不用楚峻招呼,极速冲了下来。

        沈小宝、黑猴子、巫女拼尽全力帮忙压制住血蜈蚣,而宁蕴飞到血蜈蚣的头顶上方,明亮的双眼徒然变得漆黑无神,一柄散发着寂灭气息的短刀从头顶冒出来,朝着血蜈蚣的眼睛刺去。

        血蜈蚣眼帘合上,当的一声,灭魂刀只在它的眼皮上刺入一道小口子。

        宁蕴没有气馁,灭魂刀不断地向着突击队蜈蚣眼睛斩去,与此同时,丁丁也指挥着金银骷髅猛烈地攻击血蜈蚣的另一只眼睛。银骷髅手中的银剑似乎对血蜈蚣的杀伤力更大,竟然砍破了眼皮,将血蜈蚣的一只眼睛给刺瞎了。

        血蜈蚣痛得怒嘶起来,邪力突然爆发,将缠在身上的树根尽数挣断,沈小宝和宁蕴等人被巨力撞得吐血摔飞出去。

        嗷……血蜈蚣咆哮着人立起来,此时楚峻的凛月光剑已经蓄势完成,一剑刺中血蜈蚣腹下第七节的甲壳,噗……璀璨的光芒透体而过。

        血蜈蚣发出一声凄厉无比的尖啸,向着高空冲去,然后便一头栽倒下来,将一座山峰给压得粉碎。楚峻手持千丈光剑飞掠过去,手起剑落,接连在血蜈蚣伤口处补了数剑,直到将其斩成两段才长吁一口气,疲惫地降落在地上。

        楚峻稍息了片刻,立即将血蜈蚣的尸体收起,同时将被震晕过去的宁蕴等人收入小世界,然后迅速地离开。

        楚峻刚离开不久,数名鬼族高手便出现在附近,小心翼翼地向着这边接近。

        ……

        沈小宝等人的伤势都不轻,尤其是修为最低的巫女,只剩一口气在了。楚峻耗尽剩下那点凛月神力免强施出了一招大普照术,然后每人都灌了一瓶九花玉露,最后全部泡入生之灵泉之中。做完这一切,楚峻这才盘坐下修炼恢复。

        修炼了数个时辰,楚峻才完全恢复过来,而宁蕴和丁丁等依旧未醒,而巫女能不能活过来只能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楚峻站了起来走到那条“血蜈蚣”尸体旁,只见那伤口还有汁液在往外渗,方圆数米的花草竟然都枯死了。

        虽然侥幸地斩杀了这条强大得离谱的邪怪,不过楚峻依旧是心有余悸,要不是得凛月衣提醒,恐怕自己和宁蕴等几条命就得交待了。尽管如此,仍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本命神树受损严重,恐怕得几年才能恢复,圣光撕裂兽更惨,几乎残了,宁蕴、丁丁、沈小宝、大黑都受了重伤,巫女更是生死难料。

        “凛月衣,你认识这只怪物,你肯定知道它是从哪里来吧?”楚峻对着空气问道。

        一道曼妙的光影从一朵气运金莲走了出来,不过并没有回答楚峻的问题,手中凝出一把光剑一挥,血蜈蚣的尸体竟然被从中剖开。

        楚峻的眼眉不禁急跳了一下,凛月竟然能轻易破开这怪物的甲壳!

        “这种赤蚯的实力相当于你们这里的王级修者,不过凛月神力正好是它的克星!”凛月衣淡淡地道。

        楚峻不禁恍然,同时凛然地道:“这种怪物难道是从你们哪个世界来的?”

        “不是!”

        “那它打哪来的?”

        凛月衣顿了一下,继续在血憎的尸体上翻找,并没有回答楚峻的问题。

        楚峻皱了皱眉,又问:“我怎么觉得它想要毁了九龙鼎?”

        “它就是要毁了九龙鼎,不过只是徒劳罢了,凭它的实力要毁九龙鼎还差得远,其实你今天根本不用阻止它?!?br />
        楚峻不禁愕了一下,正待再问,却见凛月衣从赤蚯的尸体内挖出了三个恶心的肉球,不禁奇道:“这是什么?”

        凛月衣手中的光剑轻轻一割,一只肉球的表面便被切开了,顿有刺目的光芒漏射而出。

        楚峻不禁脱口而出:“阳珠!”

        凛月衣连续将剩下两枚肉球都割开,里面同样露出一枚阳珠,楚峻对此再熟悉不过了,他自己左脚底的涌泉穴中就有一枚阳珠,而且是盈阳珠。

        “一枚盈阳珠,两枚是平阳珠!”凛月衣淡淡地道:“看来这头赤蚯吞食了……!”

        凛月衣没有说下去,不过楚峻已经明白了,这头赤蚯应该是杀死了两名达到平阳之体和一名达到了盈阳之体的人,而这些人明显是凛月衣的同族,可是凛月衣为什么否认这头邪怪是从她那个地方来的呢?

        凛月衣淡淡地扫了楚峻一眼道:“看来你的运气不赖,这几枚阳珠虽然已经被消化了部分,但全部吸收掉基本能让你晋级阳神体了,以你现在的肉身强度,再加上本命神树分担副作用伤害,应该没什么问题,但得吃点苦头!”

        凛月衣说完便不再理会楚峻,转身返回气运金莲当中去。

    推荐阅读: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圣王 代理舰长的幸福生活 仙武修行录 嫡枝难嫁 天生倒霉蛋 美女来袭 天道殊途 云的抗日 变身手机 梦游聊斋 鹰扬三国 血魂书生 九州之强者天下 武临九霄 狂蟒之灾 阴墓阳宅 神尊 三国之袁家我做主 仙途剑修 天地龙魂 异界上古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