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枚“金牌” 重千斤_老年周刊_唐山环渤海新闻网 2018-03-28
  • 定襄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表彰首届“定襄名师”的决定 2018-03-28
  • 足协连开3罚单严肃中乙纪律 主客队及赛区皆遭罚 2018-03-28
  • 雷绍业深入芷江新晃调研脱贫攻坚工作:切实提高脱贫攻坚实效 2018-03-28
  • 岗位学雷锋 全国工会职工志愿服务在行动-热点专题-中工网 2018-03-28
  • “朱诺”拍摄木星南极地区图像 色彩神秘绚丽 2018-03-28
  • 海军陆战队千里挺进跨区组织实战化训练 2018-03-28
  • 南江法院巡回审理助推脱贫攻坚 2018-03-28
  • 吕梁扶贫再贷款使用量居全省首位 2018-03-28
  • 宁远表彰24户“最美家庭” 2018-03-28
  • 小升初语文考试出题频率最高的文学常识 2018-03-28
  • 著名歌唱家李双江在建省30周年前夕再访五指山 2018-03-28
  • 走近非遗古琴制作艺人(1) 2018-03-28
  • 借脑江苏经验 聚力脱贫攻坚 2018-03-28
  • 格尔木首次开通华东地区航线航班 2018-03-28
  • 第701章 永生塔的秘密

    类别:武侠小说   作者:池边人   书名:九鼎神皇_九鼎神皇无弹窗_九鼎神皇最新章节

    腾讯分分彩怎么玩 www.woaijirao.com     (感谢书友jasontsai11的万币打赏!)

        胡蝶那只本来莹白的玉手突然变得乌黑,而且还迅速地向上蔓延,可见闻月沧海在坎龙鼎徽上涂的剧毒到底有多可怕?!咀钚抡陆谠亩羨ww.www.woaijirao.com】

        胡蝶试着用灵力将毒素从手指逼出来,却发觉根本无济于事,不禁面色惨白地看着闻月沧海乞求道:“沧海,我虽然不爱你,但斌儿绝对是我们的儿子,我绝对不骗你,看在斌儿的份上,你饶我一次吧!”

        闻月沧海颓然地看着胡蝶,叹了口气道:“胡蝶,我给了你很多次机会,你却一次次地骗我,还真当我老糊涂了!”

        胡蝶颤声道:“你……你早就看出来了?”

        “我只是有所怀疑,不过却不愿相信,就在我将抹了毒的坎龙鼎徽交到你手上之前,我还不愿意相信,本还只是打算利用你的手来麻痹暴烈,等毒倒暴烈后再给解药你解毒,可是你让我失望了,接着你又杀了暴烈,老夫倒是升起了一丝希望,不过我在你眼神中看不到半点温暖,你是打算连我也一起杀了,对不对?”

        “不是这样,沧海,我绝对没有杀你的意思,斌儿是我们的儿子!”胡蝶眼泪汪汪地道。

        闻月沧海惨然一笑,弯腰将地上那玉瓶捡了起来,淡道:“胡蝶,其实这瓶确实是解药,假如刚才你毫不犹豫地吃了便会没事,可惜你并不信任我,一个你都不信任的丈夫,你难道还敢说爱他么?”

        胡蝶顿时面如死灰,眼中闪过一丝懊悔!

        “看在多年夫妻的分上,老夫不杀你!”闻月沧海捡起坎龙鼎徽淡道:“不管斌儿是不是我的儿子,老夫都会继续帮他报仇!”说完便向桃妃飞走去。

        “沧海,你就饶我一次吧,以后我一定全心全意地爱你,我们一起找楚峻报仇!”胡蝶悲叫着站起来,她的半截手臂都变成了乌黑。

        闻月沧海停下了脚步,胡蝶还以为自己的哀求起了作用,不过当她看到从夜色之中缓缓走了出来的青衫男子时不禁面色惨变。

        “还真是精彩,你们两夫妻果然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奇葩!”楚峻平静地走了过来。

        桃妃飞本来已经绝望了,一眼见到楚峻挺拔的身形不禁喜极而泣,激动地叫了一声便奔了过去,扑入楚峻的怀中。

        楚峻轻搂着桃妃飞柔软的腰肢,柔声安慰道:“没事了,别怕,有我在呢!”

        桃妃飞幸福地依偎在楚峻的怀中,有种劫后余生的喜悦!

        闻月沧海面色变得极为难看,知道自己今晚必死无疑了,恨声怒叫:“楚峻!”

        “闻月老头,你不是要给你那个不知是不是儿子的儿子报仇了,现在我就在你面前了!”楚峻淡淡地道,刚说完便拍出一股灵力,将企图逃跑的胡蝶给束缚住,这个女人能借助花草逃遁,而且诡计多端,所以不得不多长个心眼。

        闻月沧海仇恨地看着楚峻,抬手将坎龙鼎徽扔向楚峻,冷道:“给你!”

        楚峻伸手接住鼎徽,凛月神力一扫而过,很快便将鼎徽上的毒素给清除掉。闻月沧海见到楚峻用手接住坎龙鼎徽,心中不禁一喜,他对自己的毒十分有信心,不过他很快就失望了,因为楚峻接住鼎徽后淡定地收进了储物戒指中,根本没有半分中毒的迹象。

        “闻月沧海,不用白费心机,你那毒物对我毫无作用!”楚峻淡淡地道:“把蚀脉金毒的解药拿出来吧!”

        这种蚀脉金毒很厉害,连自己的凛月神力也压制不住,楚峻觉得有必要备一些解药,免得日后再碰上就麻烦了。

        闻月沧海皱眉道:“你的蚀脉金毒不是解了么?还要解药干什么?”

        “少废话,让你拿出来便拿出来!”

        闻月沧海冷笑道:“姓楚的,别以为可以对老夫颐指气使,你没这资格!”

        “楚宗主,蚀脉金毒是我的,解药我才有,只要你饶我一命,我便将蚀脉金毒的解药给你!”胡蝶大声道。

        楚峻淡淡地扫了闻月沧海一眼,冷道:“那你没有必要再活着了!”

        “别杀我,老夫知道一个秘密,丁……”

        只见寒光一闪,闻月沧?;姑焕吹眉八低瓯惚慌闪蕉?,连同元婴也被斩杀了,对于这种危险人物,多留片刻在世上也让人感到不安,所以果断便杀了。

        楚峻走到胡蝶旁边,淡道:“把蚀脉金毒的解药交出来!”

        “我中了闻月沧海的化尸之毒,你先从他身上把解药取给我,我再将蚀脉金毒的解药给你!”

        楚峻脸上一寒,冷道:“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蚀脉金毒的解药对我来说可有可无,我现在就可以一剑杀了你!”

        胡蝶娇躯一震,怯生生地把一瓶蚀脉金毒的解药交了出来,害怕地道:“楚宗主,只要你不杀我,我愿意服侍你,做你的女奴!”

        桃妃飞不禁呸了一声骂道:“不要脸,想你都别想!”

        楚峻厌恶地看了胡蝶一眼,毫无疑问,这胡蝶的姿色绝对不下于丁晴,不过这样不知廉耻,不择手段的恶毒女人,倒贴自己也不要,而且自己身边哪个女人不比她漂亮。

        楚峻打开那瓶解药闻了闻,估计应该不会有错,便将解药收了起来!

        胡蝶见到楚峻的神情便知道凶多吉少了,连忙道:“楚宗主,这种蚀脉金毒是我派一位老前辈发明的!”

        胡蝶见楚峻索要蚀脉金毒的解药,料想他对蚀脉金毒有兴趣,为了保命便病急乱投医了。

        楚峻心中一动,这种蚀脉金毒连自己的凛月神力也克制不了,那制出这种毒的家伙确实了得,自己曾经答应过帮凛月衣取得驭兽门的永生塔,以后铁定会与驭兽门为敌,到时遇到那家伙还真得小心些,要是他再拿出什么稀奇古怪的毒也好有心理准备,于是不动声色地问:“驭兽门这位老前辈是谁?”

        胡蝶见楚峻感兴趣,连忙道:“听说是我们驭兽门的一位老祖,除了本派的高层没人见过!”

        楚峻目光一寒,冷道:“你没见过,那蚀脉金毒从哪里来的?”

        胡蝶连忙道:“我是花宗的弟子,这蚀脉金毒是从长宗那里要来的,听说这种蚀脉金毒是长宗到永生塔中修炼时取出来的,想必那位老祖就在永生塔里!”

        楚峻的心噗通的跳了一下,急忙问:“你们驭兽门的永生塔不是只有门下弟子死亡后,灵魂状态才能进入去修炼重塑肉身么?你们花宗的长宗为什么可以进入塔中修炼!”

        胡蝶惊讶地看着楚峻,脱口而出道:“你怎么知道的,这是本宗的最高机密!”

        楚峻心中一喜,看来传言果然没错,那有了永生塔后,凛月衣岂不是可重塑肉身,再也不用霸占自己的神海了。

        “你别管我在哪里知道,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

        胡蝶眼珠一转,连忙道:“楚宗主,你确实说得不错,本派的弟子死亡后,他的本命神魂回到永生塔便可以通过修炼重塑肉身,长宗之所能进入永生塔修炼,那是因为他是元神离体进入永生塔中,修炼完后便重新回到肉身上!”

        “原来如此!”楚峻不禁恍然,又问道:“人们的弟子都可以进入永生塔中修炼?”

        “只有长宗以上才有资格进入永生塔中修炼,普通弟子也没有元神出窍的本事!”胡蝶如实地答道,此时那毒素已经蔓延到了她的脖子,脖子下大片肌肤都变成了黑色。

        楚峻伸手按在胡蝶**之间的位置,后者愕了一下,不明白楚峻怎么突然这么色,不过她马上便明白过来,因为楚峻的手心忽然传来一股冰凉的灵力,那些毒素一遇到那灵力便像冰雪销融般节节后退。

        胡蝶心叫不禁翻起惊涛骇浪,原来楚峻的灵力竟然不怕剧毒,难怪蚀脉金毒奈何不了他,天啊,他到底修炼了什么功法,竟然这么逆天!

        很快,胡蝶身上的剧毒便完全化去了,楚峻收回灵力,淡道:“你知道永生塔放在驭兽门的什么地方?”

        胡蝶看了看自己已经变回天然肤色的手,收起震惊地目光,摇头道:“永生塔放在哪里,小女子不知道……不过,我可以回去帮楚宗主打听!”说完在忐忑地看着楚峻。

        桃妃飞不禁皱起了柳眉,眼神中充满了鄙夷和厌恶,这不要脸的刚才还口口声声自称老娘,现在又装嫩自称小女子,真不要脸!

        楚峻脸上看不出喜怒,不置可否地问道:“那天在山谷中的黑衣女子就是你吧,你是怎么逃遁的?”

        胡蝶听楚峻的语气似乎有放过自己的意思,不禁暗喜,连忙道:“这是我花宗弟子的一种能力,能借助本命种子躲起来,再利用四周野花的根系逃跑!”

        楚峻点了点头道:“这本事确实厉害!”

        “这其实也没什么,楚宗主要是想学,我身上有花宗的功法,马上可以献给宗主!”胡蝶讨好地道。

        楚峻点了点头道:“不错!”说完便一剑将胡蝶给斩杀了,对于这种恶毒阴险的女人,楚峻又怎么会放过她,至于永生塔,楚峻宁愿自己再多花点功夫去找出来。T

    推荐阅读: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超级强者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无尽剑装 圣堂 九星天辰诀 代理舰长的幸福生活 仙武修行录 嫡枝难嫁 天生倒霉蛋 美女来袭 天道殊途 云的抗日 变身手机 梦游聊斋 鹰扬三国 血魂书生 九州之强者天下 武临九霄 狂蟒之灾 阴墓阳宅 神尊 三国之袁家我做主 仙途剑修 天地龙魂 异界上古传承